首页 锈拐 下章
第四章
我想我甚至无法理解板仓洋一所说的话,我对于自己竟这样的信赖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而感到有些意外。办理完住饭店的手续后,板仓洋一就从后行李箱拿出行李放在小衣橱里。

 “我认为这间房间真的比其他的好,但是牙子好像感到很不安,我去冲一下澡。”我决定到饭店的中庭去喝杯咖啡。

 坐在椅子上眺望着圣德贝大道,服务生帮我倒上义大利浓缩咖啡,初的暖风吹进心里,让我的心情感到舒畅。

 我眺望着大道一段时间,忽然有个声音打断我的思绪。“对不起!”我回头,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高大日本男人站在后面。“一个人吗?”这个男人说着。

 “我有同伴,但是现在在房间…”“可不可听我说说话呢?”我的嘴像是被堵住一样,这个男人说着说着,就坐到我对面的椅子上。

 你这家伙!我在心中这样喊着。“事实上…”男人一边咳杖一边从口袋里取出手帕来。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这个男人仍然烈的咳杖着,并从部的口袋拿出很奇怪的东“我、这是气,咳、咳、咳…这种药,对气很有效。”这个男人直着喉咙吐痰。我清楚的出讨厌的表情。

 “啊!你听我慢慢的说。”“我知道了、知道了、知道了、我知道了,你这混蛋!”我站了起来,这个男人马上说。

 “威尔松先生死了。”我吃惊的再次的坐回椅子。“…你说的威尔松先生,他是谁啊?”我突然发觉到,这个男人、和出现在我幻觉中那个歪脸的高大男人,并没什么不同。

 “威、威尔松先生是我的亲戚。”“那个人和我有什么关系。”“威尔松,是你的同伙之一。”“同伙?”“这样说吧,你是他子。”“子?”

 “这、这、这世上不只是你一个,你、你、你真的是他的伙伴,但、但是他已经死了。”“为什么你知道这件事呢?”

 “因为、我不是人!”那个男人的瞳孔闪烁着光芒。我不自觉的将眼光移开。

 “你、你从现在开始,将会步上悲惨的人生!会、会很辛苦的,你能够觉悟吗?如果你死的话,我会马上邀请你到你该去的地方“什么?你说什么!你这个人很奇怪耶!”

 我说完话,马上站起来往出口走去。“威尔松先生已经死了。”那个男人还在我背后这样喊着。

 ***板仓洋一因为注针筒而感爱滋病,从那时到今年春天已经过了一年半。

 我也接受爱滋检查,很幸运的,我是反应。因为在这之前,我和板仓洋一连一次的关系都没发生,我现在已经没到学校上课了。

 因为去上课也没什么意思,板仓洋一这样说。板仓洋一请了三个优秀的家庭教师及一个家政老师来替代学校老师。

 我觉得电脑操作,在瞬息万变的世界中,能成为唯一的通路。我一天的时间几乎都在室内度过,但是每天透过电脑从外面进来的情报像山一样的多!

 汇率行情、纽约道琼指数、大爵士乐团、信用卡、外国人持有的股票比率、都心CD。ATM证券的开放!

 从不可缺的情报到完全没有用的资料都会显示在电脑萤幕上。九年后,板仓洋一在医院的病上去逝了,他留下的正式遗书中,让我当上K贸易公司的会长,那一年我二十六岁。

 当然,我在就任会长时,传来很多来自公司内外的责难声,就像那一天我去访问面带油光有点胖的常务董事。

 “若说到故板仓会长的意识,突然的将会长的职务让给你是…常务董事一边擦拭着浮在额头的汗水一边说着。

 “他的遗言在法律上是生效的。”我说完后浮出微笑来。这是我!这怎么是我?很想将眼前这一位男人捆绑起来。我故意的对我面前这位男人挑逗的说。

 “你和你太太的生活幸福吗?”我用轻挑的口吻说着。

 “为什么、突然的说出这种话来呢?”“你长得这付德,应该没有爱人吧!”“用不着你多管闲事。”“我知道,你来当我的奴隶好了。”

 “请你不要太过分!”这位有点胖的男人发出怒吼声,就气呼呼的跑出房间。我想这是一个相当好的开端。***“在那边的那个女孩,叫什么名字?”“…啊!叫矢织?”

 “耶、好可爱的女孩,她在这边工作吗?”“对,从上个星期开始。”这是位于新宿二丁目办公室大楼间的阿德姆酒吧。

 自从改装后开店以来,持续的出现赤字,<锈拐>
上章 锈拐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