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锈拐 下章
第五章
“住手!”“哇!白里通红的肌肤耶!矢织小姐,你是最漂亮的,石山先生的眼光真的不一错。”“老板也是跟你们同伙的吗?”“很遗憾、你说的对。”说完话的青田用舌头着矢织的峰顶。“不要啦!你好心啊!”青田瞪着矢织说。

 “心是吗?你再说一次看看!我的爱抚让你心吗?”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踢开。有个穿蓝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门边。

 “谁啊?你是?”青田惊慌的叫着。穿着蓝色西装的男子,而无表情的在房内来回踱步。

 “你应该听过我是谁的。”青田突然冲到门前,抓着那个男人的膛。“不要那么暴,我叫越中。”名字叫越中的这个男人,仍然面无表情的说着。

 “嗯,越中先生,来这边有什么贵事?”“事实上那位姑娘,嗯、是二谷矢织吧!她在来之前就决定好买主了。”“买主决定了!?”“是的,所以我今天来带她。”

 “你为什么知道我这里呢?”“从阿德姆酒吧的石田先生问来的。”“石田?你将他怎么了?”

 “啊、把他混在水泥内,丢弃在东京湾附近吧!”青田的背部打个寒颤。“买这女孩为奴的…是谁呢?”越中歪着嘴说。

 “是名取牙子小姐。”当青田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,全身僵硬,像中了似的。“青田先生,外行人玩火危险喔!”越中先生低喃着。“我…会怎样呢?”

 青田先生手扶在沿低喃着。“你会走向和石田先生相同的命运。”越中从背后掏出手来,青田看着这强悍的男人。“畜牲…名取牙子。”

 这强悍的男人拿对准青田的额头。“畜牲、畜牲、畜牲…”刹那间传出几声响。白色墙壁上飞散着青出的脑浆。

 矢织因为害怕在上发着抖,越中先生于是走向矢织身旁。“二谷矢织小姐,我来接你了。”越中先生微笑的说着。

 二谷矢织坐在黑色宾士的后座,两只手被这强悍的男人抓着。“我们走吧!”越中先生对驾驶这样说。宾士车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飞快的奔驰着。***

 “二谷矢织小姐呢?”在墙壁涂着深红色、宽广的房间内,中央摆放的椅子上坐着身材高挑的女子。这是哪里呢?矢织小姐在心中嘀咕着。

 “请回答呀!二谷矢织小姐!”矢织被那个女人严厉的声音吓了一跳。“是、是的。”

 “我叫名取牙子,是这栋房屋的女主人。”“啊…”矢织站的位置,因为电灯照明不是很亮,所以无法看清牙子的面貌。“我用钱将你买来的。”牙子这样说着。

 “怎么说呢?”“你父亲经商失败,负了很多债,你也应该知道才对!”矢织点点头。

 “你父亲一筹莫展的对我哭诉,于是我就提出这个建议。”“建议?”“就如刚刚说的,从你父亲那边将你买过来,这就是你父亲能够离危机的理由。”

 “那么…”矢织的眼睛浮出泪光来。“父亲为了公司将我卖了?…谎言、你说谎!”

 “你不想相信的心情我能够理解,因为我也有相同的经验。”矢织像中了似的,只是哭泣着。牙子站起来走到矢织身边轻抚它的头。

 “但是、这是现实啊!”和刚才的情形不同,牙子用很温柔的口吻说着。矢织摇着头说。“我不相信!”

 “不论如何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奴隶了。”“奴隶!?”矢织有点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。

 ***葛城佳也的母亲郁子自年轻时就患有心脏病,几年来进出医院好几次。病情渐恶化,已经持续好几天昏不醒,情况实在很不乐观即使动手术也不太乐观。

 医生这样告诉佳也,虽然他的父亲俊史有着绝对不死心的坚强意志,但是佳也看到父亲痛苦的表情也感到非常的难过。

 俊史勉强的维持着他规模不大的工厂,但是经营不善,就连郁子的住院费用也筹不出来,所以地想要去借钱。

 佳也以前曾经说过,他很不同意父亲辞掉高中的教职工作,当时俊史非常的愤怒。有一天,一个女来拜访佳也…

 “这工厂真的好脏啊,他真的住在那种地方吗?”“是的、会长。”牙子看了一眼驾驶后说。

 “啊!好吧!无论如何先看一下这男孩子吧!”“是的、会长。”牙子脸上浮着微笑。“好高兴喔!”“很有我的缘。”下太阳眼镜的牙子,用食指指着佳也的额头说着。

 “什么、什么事?你是?”“第一次见面、我叫牙子…名取牙<锈拐>
上章 锈拐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