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锈拐 下章
第三章
我一边看着板仓洋一与和泉百合子的睑,一边想着这两个人定有什么关系吧!“哇!大卫。”板仓洋一回头说着。

 “大卫?”我也回头。后面站着一个高大白哲的男人。“啊,乔治,好久不见啊!”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一回事。

 在这么大间屋子里,这么奇怪的房间内的这个白哲男人。他到底在这边做什么呢?“牙子小姐,请这边坐。”

 和泉百合子邀我坐在形的沙发上。有个穿着明亮围裙的下女,不知道从哪儿出现将红茶端放在桌整个脑子好。叫作大卫的这个男人坐在旁边跟我说话。

 “我呀,在六0年代后半时期参加越战,还没二十岁就被所谓的徵兵制度调到那边,直到现在我的印象还很清晰。

 我们的部队在距离泰国边境一百二十公里处进行侦查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,既闷热又下着雨,我背着步及火箭筒,在茂密的森林中看到晃动的人影,就发火箭筒。

 不久体的烧焦味扑鼻而来,我看到尸体很害怕,于是就回到同袍之间…从那时候起吧,我有一段时问陷入连吃饭也不下丢的地步!

 数之后,进入一个情报显示没有越共约村落中侦查,这边有很多漂亮的女孩,村长说这边的物资可以送给我们,村子里的姑娘可以随我们褛抱。

 那天晚上我在储藏室中抱着一个年轻女子,当我的老二入时,却因惨痛而跳开,原来那个女孩的私处放着刮胡刀片。

 我的老二从部被切断,于是我愤怒的将那女孩杀死…也因为这样我从军中退役下来,但是从此不能人道,我想从那时我才变成有变态的倾向吧!”

 门被打开,进来的是穿着高级西装的一男一女两个人。“啊!是高田先生。”板仓洋一伸出手来握住叫高田的这个男人。

 “牙子,这一位高田先生是个律师,来跟他打个招呼。”板仓洋一这样跟我说。我只是坐在沙发上跟他们点个头。

 高田先生突然拉着他带来女人的长发,着她的肚子让她蹲下“为什么?你这家伙。”高田先生踢着那长发女孩的部说。

 “不会跟大家问好吗?”“我、我叫奈美子。”叫做奈美子的女孩肚子被按着,口水从嘴巴了出来。

 “第一次见面!我叫三千代,很抱歉,奈美子她还不习惯。”说话的三千代爬到奈美子旁边掀起她的裙子,扯下她的内

 “不要、不要…”奈美子眼睛浮上泪水摇着头。“等一下,有啥状况吗?”说话的高田先生用两手将奈美子的部扳开来看。

 菊中有入果汁的空瓶。板仓洋一和大卫看到这样,微笑的拍着手。“好厉害!真的进去了。”板仓洋一说着。

 “不只入一只,而是入两只宝矿力水得的空瓶。”高出先生用很高兴的表情说着。

 “事实上我也…”说话的三千代将自己的内扯下,扳开部让别人看。

 “我也入两只。”板仓洋一因为感叹而叹息着。我不自主转移视线,在我的潜意识中开始和另一个我对话。

 ─什么?为什么、这些人是?─这些人都有问题。─这样啊!但是如果都有问题话,怎么能这么容易活在现今的社会中,一定…─我也有问题吗?─是的、你也…

 “喂、大家集合了,有位特别的客人要登场了。”百合子拉开嗓门喊着。我看到那女人的脸后,吓得倒一口气。那不是我的母亲吗!?“来见个面吧!”

 板仓洋一微笑的轻拍着我的肩膀。现实感不断的变稀薄。为什么母亲会在这种地方呢?这时门被打开,进来一位瘦小的男人,带着一位用锁锁住脖子的体女人进来。

 我感到目眩,不跌进沙发,闭上眼睛,耳中听到不断传来的话语。混蛋东西!随便上两只就要敷衍了事,再入我的老二怎么办呢?

 再入我的老二怎么办呢?来、来、通畅的时间到了!部再翘高一点,部再翘高一点,这迟钝的女子下体已完全透了,但是奴隶的趣味真的很呢!

 来,再擦一些甘油…我稍稍张开眼睛。母亲跨坐在洗脸盆上。

 ***我的头拙痛着。昨天的事情就好像恶梦般,我从上爬起来到厨房,从冰箱中倒了一杯牛,一口气把它喝完。

 板仓洋一带我去那边做什么?我们一起回别墅的时候我一直这样问自己。我坐在沙发,旁边的小桌上有一封信,我拿起来并打开。

 “我<锈拐>
上章 锈拐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