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锈拐 下章
第二章
室内只有板仓洋一买来的、桌子、餐具和几本书,我愈来愈感到寂寞。

 换上睡衣后我躺到上准备睡觉,将意识集中在咖啡杯上,我和咖啡杯的界限逐渐变得模糊,咖啡杯及想要看另一个我,其中不一个我且中不知道含有什么崇高的意境,我决定和咖啡杯上的影像打招呼。─已经一个礼拜没去上课了。─这样啊…─亚纪子和真实子她们还好吧?─说到亚纪子,和她在一起的男友,两人因为无法生下小孩而去堕胎,他背地里好像跟水子在交往。

 ─咦?能不能说详细一点?─我现在没办法告诉你。玄关的门铃正好响起。─喂、是板仓洋一,我要去开门了。

 我打开门时,拿着花的板仓洋一一睑愉快的表情站在那边,这个表情我从没看过。“我想你没有花,而且又寂寞吧?”板仓洋一将花在窗户边的花瓶里。

 “好漂亮喔!”看着花的我喃喃自语,板仓洋一这时突然抱着我并亲吻我,我非常意外,但,没有那种讨厌的感觉,于是就这样让他抱着。

 “我今天想吃你煮的料理。”板仓洋一看着我的脸说。

 “嗯、咖哩,好不好?”我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睑。“好啊!你要做咖哩给我吃吗?”

 听到板仓洋一的话,我心想,我只是个年轻的小女孩,这像恋人一样抱着我的男人,我却没有和他上过

 如果他今晚对我提出要求,对我来说,有种被开玩笑的感觉。板仓洋一正吃着我做的美味料理。“这个星期天…”“咦?”“一起去看电影好吗?”“嗯,好啊!”“你有没有想要看的电影呢?”“有啊!我有点想看“蝙蝠侠和罗宾”这部电影。”板仓洋一微笑地点着头。

 “电影的蝙蝠侠系列,全部看完了吗?”“嗯,看过录影带。”“这样吗?”

 “为什么呢?”“啊、蝙蝠侠的导演“提姆。巴顿”你知道吗?”“不知道!”“我是他的忠实影迷。”“这个提姆…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”

 “提姆。巴顿,他的电影要怎么说呢?整部电影充奇怪的东西,很悲惨!对于幸福的我而言,这电影居然让我感到全身足,虽然,在精神上觉得很畸形。”

 听到他说“全身足”时,我想到先前看到的那女孩,顿时感到一阵心,咖哩饭都吐了出来。

 “不要紧吧?”板仓洋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着我的肩,当我闭上眼睛时,眼睑内映出那少女的影像。

 “你怎么了?”“我想到之前那个女孩。”我天真地说着,板仓微笑着说∶“牙子的感受特别敏锐喔!”

 我一边冲澡一边想着板仓今天抱着我这件事,我半年前和同年级的神野幸太郎做过爱,现在已经不是处女了,如果跟板仓坦自,不知他是否会介意?

 他如果知道我不是处女,会不会将我杀了呢?正这么想时,我回忆起那女孩的话。我是你的玩具…我是你的玩具…我是你的玩具…我不是板仓洋一的玩具。

 我用手摸着股间,那边现在还很干。“牙子,还没吗?”板仓洋一说着。

 “快要出来了!”板仓洋一今天突然想抱我。这样想时,我的心脏叹通噗通地加速跳动。

 我到底有什么奢求呢?是板仓洋一的身体吗?是板仓洋一的老二吗?不是的!不是的!不是那样的。其贯我…存在的望,也许能给我什么价值吧?

 那么,板仓洋一能给我什么呢?当我看到肥皂缸上另一个自己的那一刹那,感到很吃惊。─板仓洋一能给你什么呢?─不知道。─你和其他人不太一样,有特别的存在意义吗?

 ─特别…我从来没想过,我恨平凡啊!─以后会怎样呢?─以后…─以后吗?─让你看看以后的我。

 我拿起肥皂,往墙壁上丢去,跑出了浴室。我仰望着模糊的天花板,出寂寞的表情。“怎么了?”睡在旁边的板仓洋一,脸朝着我心声地说。

 “我母亲…有说什么吗?”“你想听什么呢?”“因为我有点在意。”“不要去想比较好,你母亲已经把你贾给我了。”“但是…”“但是?”“她是我的妈妈,我的亲人啊!”“是啊,妈妈是亲人。”“卖了我是为了钱,不是吗?”“你母亲可能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吧!”

 “是吗?”“是吧。”我变成麻烦了吗?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,但发觉时,已不自地靠在板仓洋一前哭诉着。

 板仓洋一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、背部,我抱着他,不知不觉地睡着了…***“我们去巴黎吧<锈拐>
上章 锈拐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