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骆冰滛传 下章
第四章
骆冰突然一声娇喝:“十弟!你在做什么!”骆冰已俏生生的立在身前,看到眼前的丑状,立即背转身去。

 “啊呀!”章进正刚要高之际,被这一吓,当场缩回,茎也软了一半,见是骆冰到来,一咬牙跪了下去,膝行几步来到骆冰身后,双手向前一圈一抱,哀哀的说道:“四嫂!你就当可怜可怜我,也给了我吧!”

 骆冰的心从看到章进大的具,就一直“噗通、噗通”的直跳,再听到章进的话,更是惊骇莫名,用力一挣,转身说道:“十弟你疯了!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 章进道:“你和十四弟的事我都看到了,你们害得我难过的不得了,可怜我长这么大,连女人的身体都没看过。四嫂!你一向疼我,你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向外人说的,今天我求求你,让我也尝尝滋味吧!”

 骆冰一听,眼前立时浮上石双英冷峻严刻的脸,红花会的规距她是清楚的,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,面上神色晴不定。

 章进见骆冰不答话,以为她默许了,两手重新用力一抱,头埋向股间,顺势起裙摆,两手伸入抓,喉头“啯啯”作响,吼吼有声。

 骆冰看见他猴急痴的样子,想起章进可怜的身世,女母爱的天油然兴起,轻抚他的头,柔声叹道:“十弟!你先起来,这里不是适合的地方,四嫂许了你,我们…”

 章进一听骆冰答应了,欢喜若狂,恐她有变,哪容多说,一把就将骆冰掀翻在地,鲁的扯开衣襟,当两个白的大弹跳出来的同时,已经一口咬上右起来,双手更胡乱的扯着骆冰的下裳。

 骆冰几曾遭过如此暴的行径,一吓之后却又升起异样的快水一下就涌了出来。双手便悄悄的配合,解开衣裙,一具丰腴的体毫无保留的展现。

 章进虎吼一声,具就往口猛顶猛撞,却又不得其门而入。骆冰的户被顶得大隐隐作痛,只得伸手一带“噗吱”一声,热的茎全军覆没,驼子一下猛过一下的起来。

 他这才发现,美的四嫂不止身材人,小更是温暖,水又多又滑,也会收缩,没几十下就感到背脊一酸“噗噗噗”

 来。骆冰本以已情动,在猛烈的冲击下,两手漫无章法的抓着章进背上的驼峰,手指抠着突起的棱节。渐入佳境时,章进却已了事,恨得她银牙咬,突然,像忆起什么似的,一迭声的叫道:“十弟!快!快!扶着树干趴下!”

 章进正在回味适才的快,听骆冰口气急促,赶紧依言趴好,骆冰两手抓着树干,腾身跨坐,对准驼峰上的突起,上下动圆,两片得扁扁的,蒂直接连续在棱节上磨擦,水一波一波的出,顺着驼峰下。

 高似巨掩至,骆冰再也忍不住激动的叫道:“啊…十弟…我好…舒服…不行了!”一声长息,身体软软的趴在章进的驼背上。

 章进初时莫明其妙的跪伏在地上,还以为骆冰要惩处他,及至发现骆冰是利用他背上的驼峰自时,心底反有一股释然的感觉,好像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找到合理的解释:“原来平时端庄有节的四嫂,骨子里是这么的!”

 而耳中传来骆冰连丝带扣的娇,背上又有一团热呼呼、鬃鬃、软绵绵的在磨擦,章驼子哪还忍受得住,下的物又立时暴起来,当骆冰的身子最后瘫软下来时,忍不住开口道:“四嫂!四嫂!”

 “嗯…”“我还要再来一次。”骆冰闻言,翻躺在草地上无力回答,章进起身向前一而入。此时他已不急燥,下虽是一下接过一下的着,眼睛睛却贪婪的、肆意侵略长嫂的体;手口也不闲着,丰到处、捏、啃、咬。

 骆冰的情又被挑起,主动的配合,声也一声高过一声,幽寂的森林里回着叔嫂通秽声…***

 已是掌灯时分,文泰来尚未回房,骆冰两手支颐坐在圆桌前,望着眼前的灯花发呆,担心丈夫探问行踪的忐忑心情已经平复下来。

 一整个下午在后山上与章进纵了数回,下还肿痛不堪,匆忙下山后,给金笛秀才送饭时,又是一阵纠,探得自己几乎把持不住。

 好不容易才得身,几十个日子积下来的火,终于得到消解;现在脑子里,一下子是余鱼同情意绵绵的脸庞,一下子又是章进丑陋,却让人回味的男,另忽儿却又想到自己对不起丈夫,已是个不贞的女人。

 <骆冰滛传>
上章 骆冰滛传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