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骆冰滛传 下章
第一章
这里是浙西天目山里的一座大寨,寨主“怪手仙猿”廖庆山和洪花会的九当家、“九命豹子”卫华是从小玩到大的同乡,又是姑表兄弟,所以红花会众好汉在大闹总督府,救回文泰来之后,就暂时借住在这里避避风头。

 此刻,聚义厅里烛火通明,一个火爆的声音说道:“我不管了,四哥被他们折磨成这样,十四弟也为了救大家,烧得遍体鳞伤脸都烧坏了,我们如果不替他们出口气讨个公道,还算是兄弟吗?”说话的是排行第十的石敢当章进。

 铁塔杨成协接口道:“十弟说得不错,我们避在这里已经五天了,再不有所行动,江湖上的朋友都要笑我们红花会是缩头乌。”

 此时陈家洛望望坐在右手边的无尘道长,后者正拈须微笑,看向下首正低头沉思的武诸葛,陈家洛道:“七哥你可有何妙计?这口气我们是一定要出的。”

 武诸葛徐天宏缓缓站起身来开口道:“总舵主,众位哥哥,这件事就是你们不吩咐,我也一定要做的。现在我有一策,法不传六耳,请大家围拢来…”

 “什么!去院…”一个高亢的女声,听出来是铁胆庄周大小姐所发。

 “嘘!噤声!”离聚义厅约莫三箭之遥的后院,在一片修竹篱簧中,错落着三间舍和一间瓦房,合围着一个人工雕砌,有假山水的荷塘。

 比起前院的灯火辉煌,人声顶沸,这里就显得出奇的安祥静谥,除了断续的蛙鸣和微风轻拂林梢的树叶声外,不闻一丝杂音。

 此时靠左最里的瓦房正透出微晕的灯光和“哗啦”的水声,屋内水汽漫,一个大浴桶内正有一位少妇一手挽着盘在头上的青丝,一手抓着水瓢往那丰高耸的双峰倒水。

 只见那颈白似雪肤若凝脂,微举的双手和侧弯的娇躯,使得背部勾划出深深的弧线;两侧腋下乌黑的细,或虬结或黏伏正不断的滴下水珠。

 前双紧耸,中间深深的沟衬出两颗红滟滟微翘的头,像是雪岭上的双梅让人垂涎滴。

 突闻一声动人的娇头秀发似瀑布垂下,一副动人的娇躯也慢慢滑入水中,渐渐的连头也没入水里。

 青丝漂散合着水面上的花瓣轻轻的动,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,一切是那么的详和。然后,在水声“哗啦”

 里,一张吹弹得破、动人心弦的脸出水面,女侠骆冰娇靥光滑细致、眉目如画,清洗过后的肌肤微微泛红。

 两手横张,搁在澡桶边缘,特大的桶子又高又宽,两脚微踢,桶里的水渐起波澜,水滑过股下,乌黑茂密的像一团水草漂摇,起伏有致。

 骆冰自己看得不觉有点痴了,轻轻地用手指拉扯自己的,微痛中感到道中开始兴起一股酸麻舒服的感觉,水也汨汨出。

 当手指划过,指尖碰触到核时,骆冰不由起了一阵颤抖,得更多了,手的动作越来越快,指尖已轻核在打转。

 此刻骆冰感到道壁逐渐开始动,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,便把自己的手指道里快速地动,即使在水中,骆冰仍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水四溢。

 水温已开始凉了,可是道和却愈来愈火热,虽然手指的动作已到极限,起的水花溅得脸都是,离那缥缈的感觉却总是差那么一点。

 她眼睛里好像充了雾气,离中脚下似乎踢到一件糙的物是,猛的忆起那是适才洗浴的丝瓜囊,不由一声欢呼俯身捡起,迫不及待的下,紧紧的动。

 抓住桶缘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泛白,头也因为后仰的幅度太大使得呼吸造成困难,这些骆冰都没有感觉。

 自从文泰来罹难以来,她已经太久没有尝过鱼水之的滋味,好不容易人救回来了,却因为伤重需要休养,眼看这两天丈夫越来越有精神,尘封的像决堤的洪水,已势无可挡。

 也许再过一、两天就可尝到那巨贯体的快,但是骆冰现在正沉醉在自己的世界。快了!还差那么一点!

 道的动,像真气一般震动到五经八脉:“大哥!我好舒服…我要你…我要你…快来我…快!快!喔…要来了…”

 突然,一股浓烈的药香和焦味充在空气中“糟了!大哥的药。”顾不得着衣,骆冰赤的娇躯带着四下飞溅的水珠冲向隔间的厨房…

 ***灶上一只药罐盖子已经被水汽冲开,药泡沫正“噗噗”的冒着,炉子上的火也熄了一半,袅袅青烟<骆冰滛传>
上章 骆冰滛传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