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骆冰滛传 下章
第二章
上,骆冰玉体横陈,一丝不挂,屈着一只白的腿儿,星眸朦胧的斜睨着正呼呼解衣的丈夫。

 适才那一阵烈的拥吻,两人都似用尽了力气,骆冰雪白的酥也在上下起伏,两颗新剥头更早已傲然立,心里了甜蜜幸福的感觉。

 可小腹下的空虚越来越盛,水正缓缓地往会处,眼中丈夫的动作开始显得有些笨拙了。

 文泰来一手甩开束缚,翻身就上骆冰的娇躯“大哥,先把灯熄了!”骆冰一声娇呼。“冰妹!今天我想好好看看你的身子,由它去吧!”

 “那有多羞人…唔…啊!大哥,你轻点!”文泰来吐出口中死劲头,两手各紧握住一个房,一收一放。

 看着细白的肌由指中溢出,松开时留下更深的指痕,粉红的晕因充血而变红,因挤而更形凸起,头上布自己的口水硬翘立,好似上了蜡的雪中樱桃。

 腹内的火愈来愈胜,可是下的具却仍如老僧入定,文泰来不期然脑中掠过一丝阴影。

 转身扫过骆冰没有一点赘的小腹,来到草原密布的三角地带,高高耸起,乌黑细长的了整个口,大已经肿火热,两指微一剥开。

 透明黏滑的水泉涌而出,将另一只手五指滑黏腻,底下的被褥也了一大片,再不停留,骈指如剑,一下就道快速起来。

 “啊…大哥!大…哥…好…好…好舒服…不行了…”骆冰在丈夫的大嘴含上自己的头时,已快活得直颤抖,两手紧紧的扯住被子,全身肌绷得紧直,子也一阵收缩。

 水像屙般倾而出,喉咙里“啯啯”作响,如果不是害怕丈夫误以为自己,早就叫出声来。当文泰来的手指猛的捅进道时,骆冰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 “大哥今天是怎么了?怎么用起手来?以前总是吃完后就用自己的。喔!是了,他一定是太久没有和我亲热,想玩久一点,太好了!”脑中刚升起的一丝讶异,很快就烟消云散,骆冰继续沉醉在的快中。

 突然,文泰来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虎目如火,额头汗水涔涔,直勾勾看着骆冰,嗕嗕的说道:“冰妹,我…我想要你用嘴…帮我含含这里。”说完用手一指下,脸却得通红。

 要知道自从结缡以来,文泰来对这个貌若天仙的娇疼爱有加百依百顺,本身又沉溺武学,对房事只知按本能发了事,一向又都在暗中进行,如今要从口中说出如此秽的要求,只窘得一个好汉手足无措。

 骆冰被文泰来突如其然的动作,从虚无忘我中一下拉回现实,犹自怔浺,蓦地听到丈夫的要求,一下就羞红了双脸。略一迟疑,柔顺的她缓缓屈身坐起,伏向丈夫的下,伸出纤纤玉手捞起垂实如累的具,慢慢起来。

 没有起的男,尺寸依然惊人,沉甸甸的,但是有点冰凉。玩了一会,骆冰张开小口,将软垂的入,舌头笨拙的在口中搅动,两只小手上下合围着囊,口涎延着嘴角滴下。

 此时文泰来缓缓躺下身子,子光滑的背脊在耸动的秀发下蜿蜒而下,到了部轰然而起,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弧,下面秘处一道细夹得紧紧的,两瓣大杂沓,水迹痕然。

 手轻抚着柔腻的,文泰来已经没有感觉了,思絮飞回到被幽的日子。那该死的张召重,是了!一定是那次肾羭上被重重的一击。完了!以后人生还有何乐趣可言?冰妹这么年轻,我怎能害了她?!

 下的骆冰还在努力地摸索:“奇怪?往日大哥的东西又又硬,每每顶得自己酸软无力,子隐隐作痛,怎么今天像条死蛇一样?也许我嘴上的功夫不行吧?唉!我真没用,大哥忍了这许久,我都不能让他高兴。

 对了!也许大哥还没完全恢复,气力不足,这东西虽然软趴趴的,可也还蛮长的,还是把它放进去吧!可是怎么呢?大哥累了,我从上面套套看吧!喔!羞死人了!大哥会不会认为我很呢?不管了,只要大哥舒服就行,何况自己心子里火辣辣、空,也急需有东西充一下。”

 骆冰脑子里千回百转,最后跪起身来,背着丈夫跨坐上去,一手扶着具,一手两指剥开,努力的要将它进去,水源源出,一会儿就将双手和得黏腻不堪。

 熊熊的火烧的骆冰耐心全无,急切间两手四指叠按住具就往股往下一坐,就前后摇磨起来。
<骆冰滛传>
上章 骆冰滛传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