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锈拐 下章
第十二章 锈惑(全文完)
“是的、例如在椅子内部编入振动的单位,会将音乐信号的低音成分传送到那边。总之,利用身体感应低音的音波系统,或声音的传达函数,依物质特而变化的特徵,在底装置传声器,在胶状成分的垫上,给予强力振动波系统等等,我们就是做这方面的开发。”

 “我完全听不懂!”

 “但是、这些系统,这种振动的感觉是不可能掌握全部的音乐资料,只有单纯的节奏或夸张的音域起伏。这种振动成为音乐,为了使人心情舒适,通常搭配普通的扩大器和耳机,以音乐的进行或结束为前提进行着,因此是首次让全身感到震动的重低音。

 但是、离音乐的构造,仅仅周感觉振动,就成为让心情舒畅的音乐,是四、五年前引起注意的音波、或1/f光谱分析、或声音画面同时收录等等的音响脉动,因感觉神经和感神经作用而变得明显,事实上,利用摇晃的震动波来让人睡得安稳的等,过去曾经被推出过。”话说到这里,板仓洋一开始用火点燃烟草。

 “这样的声音不仅限于振动,映像等光彩或颜色的运动,加上有关嗅觉触觉神经传达的函数速度等等,在振动的内部资讯被需求的背景下,明显地包含在这个电子媒体社会的情报,对于均质的供给和分配的制度化。

 情报和感觉器官的连锁关系,慢慢地将情报的媒体网路,在活体的代谢机能或感觉中,可掌握情报媒体网路的情况,由于听觉、视觉情报系统复合感觉化等等,经敏锐地被实现了!

 特别是模拟实验或立体感资讯,比如超写实主义的扫描,或虚无主义的实现等等,现质感的复制或再现,人类=机械界面的领域中,加上电子媒体等外侧的情报领域和内侧的资讯,也就是人类感觉或神经系统,被设定为重要的媒体器官,两种资讯交流或感约互相利用,让固定的媒体和人类的情报线路起了变化,人类的感觉次纪元,被新资讯贯穿的舞台被唤起…那时,我的实验获得了极大的成功。”

 “那我成为你的实验品了。”我这样说着。

 “如果事实成为如你所说的,应该就是完全的成功了吧!”我的视线往柜台里面看去。不钢的洗涤槽放着菜刀。“牙子,干杯吧!”板仓洋一说着。

 不要开玩笑!我成了土拨鼠吗?若是一切皆为幻觉,那为什么我的年纪也大了呢?从那时开始,经过几年呢?真的不是开玩笑的。我怒上心头!“来吧!牙子。”我身抓了菜刀,向着板仓洋一挥动着。

 “你、你这是干什么!?”板仓洋一的出鲜血来,飞撤在我的脸上。我抓着菜刀,好几次、好几次、好几次的挥刀砍去。最后尖叫的冲出店外。***

 我顺着这条路不断的奔跑着,也不知道该在哪边停下来。这里是哪儿呢?这是一个完全没来过的地方。我为何会来到这里呢?好像是─我已经成为板仓洋一的实验品了。

 于是我用菜刀刺他,冲出了酒吧。板仓洋一应该死了吧?我无打采的圭在路上,后来看到右边有栋白色屋顶,很小的建筑物,于是我松了一口气。

 也许有什么吃的东西也说不定。我一站在这建筑物前,就觉得好像汽车旅馆一样。我打开木制的门造到里面。一阵发霉的恶臭扑鼻而来。“对不起。”我敲着柜台的玻璃窗。

 “对不起!”因为很久没有人出来回应,于是我决定爬上二楼看看。每爬一阶,楼梯就发出令人讨厌的吱咯声。二楼的两侧门并排着,地上铺着红色地毯。我立刻打开右边的门。

 “牙子小姐。”是谁在黑暗中喊?“耶?”我在黑暗中瞳大眼睛看着。有个脸直楞楞地浮现出来。是佳也。“佳也?”“是的、牙子小姐,是我。”“你骗人。”“我为什么要骗你呢?”

 “你应该已经不存在了!”“为什么这样说呢?我是你的奴隶啊!来吧!像平常一样的苛责我吧!”“不要、不要过来。”

 “牙子小姐。”“不要过来!”我用力的关上门。惊恐的走在红色地毯上。我走向左边的门,感觉好像人为的安排。我决定打开那个门来看看。“牙子小姐。”在黑暗中又传出呼唤我的声音。

 “你是?”“是我。”“矢织?”“是的,我是矢织。”“你骗人!”“为什么要骗你呢?”“你也应该不存在的!”“你为什么这样说呢?我是你的奴隶啊!”“你骗人!”

 “为什么要骗你呢?”“你应该是不存在的。”“你说什么呢?我是你的奴隶啊!”什么东西?你应该是不存在的,为什么说你是我的奴隶呢?你是不存在的…我<锈拐>
上章 锈拐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