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骆冰滛传 下章
第十三章 一代滛后(全书终)
廖庆海微微一笑,也不答腔,继续运功,只见,隐没了的具又渐渐探出头来,越来越长,越来越,到最后总有酒杯细,长几近一尺,暗红色的头足有鹅蛋大小。

 只看得骆冰咋舌不已的说道:“乖乖!这不像孙猴子的如意吗?”说时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青筋暴的巨,这才赫然发现:身上散布的黑色鳞斑,已因紧绷而裂成壳图样,每个六角形的边缘都向外翻起,胶质的皮,摸起来软软的。

 骆冰心里想道:“要是让这东西闯进道在壁磨擦,不知会爽快成什么样子?!”不觉一只手悄悄探至密处,在花瓣秘上来回,那里早就漉滑腻不堪了。

 廖庆海看骆冰眉眼带意盎然,便欺身将骆冰扑榻上,两眼深情的注视着骆冰那水汪汪的双眸,说道:“冰妹!今天你已了几次身子,而现在还不谙那调合之法,不懂得在合中取男,回补元,多纵只会伤身的!还是让我先帮你止止,渡给你一些元吧!”

 说完,温柔的吻上骆冰软滑的香,将真气一丝丝的渡过去,更运功将具缩至常人尺寸,顶开花,滑入紧窄却多汁的道里,轻,让部的红痣核磨擦,更将头膨大,挤着花心旋

 骆冰自熄了再入世的念头之后,身心完全开放,早已将廖庆海当成是,往后此生唯一可能接触的人,所以,当廖庆海吻上来时,不但不抗拒,还主动的伸出香舌,和对方的舌头追逐,唾互相交流,手脚紧紧的勾搂住廖庆海躯体,将前的丰挤出两块白的来。

 浑圆的雪不停的扭动、旋转,喉咙断断续续的发出“咿咿唔”的呻声,只觉得自破瓜以来的历次,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安详舒服过,那是截然不同的感受,全身暖洋洋的,舒畅无比!

 良久之后,中的两人静止下来,仍然不愿分开,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听着对方轻微的息声。“冰妹!”“嗯…”“我下来好吗?我怕这样着,你不舒服!”

 骆冰用力地再搂抱了一下,才松开手脚,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足的张开双眼,含情默默的看着侧躺在身边的廖庆海,缓缓靠过身子,手指无意识的玩起廖庆海长长的

 廖庆海捻捻骆冰起伏中的尖,把玩着滑的丰,叹了一口气道:“可惜我的”起神功“现在只有六成,还无法收放自如,不能喂你吃一点我的,否则你会更有精神!”

 “什么?!让我吃那恶心的东西?”骆冰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。廖庆海笑了一笑,神色严肃的说道:“男,是这世上最纯净,最有价值之物,是人身气之所聚,宝贵的生命都靠它们来创造,可笑一般人都视它污秽不堪,殊不知这东西对还本归元大有帮助呢!”

 骆冰忆起当,无意中了一点章驼子的,想起来都还恶心,可是听廖庆海说的郑重有理,又似乎这件事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!接口问道:“”起神功“?是哪种功夫呢?”

 廖庆海兴致的坐了起来,说道:“冰妹!你注意看着我的手指!”只见五指骨节传来轻微的爆响,指端末节整个膨起来,像个小杏子一样。

 骆冰见了大觉好玩,还未开口,看到廖庆海本就不小的鼻子也膨了起来,像个鸡蛋一样,再也忍不住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。

 女儿娇态,煞是人!廖庆海见逗得骆冰高兴,愈加卖起来,只见他,功行全身,气走两脉,力运丹田,原本微微软垂的,又渐渐抬起头来,细不变,可是头越越大,最后十足像个大磨菰,光亮亮,颤巍巍的,人已极。

 骆冰可说是大开眼界,充好奇的拿在手掌摩、抚个不停,娇声说道:“真是一门奇怪的功夫!只为了妇人吧?”

 廖庆海道:“不!你不明白!你们女人的形如漏斗,外窄内宽,花心在底部中央突起,男子的物再怎么长,也无法将花房填,所以女子很难得到死的真正高。而”

 起神功“的妙处,就在能将功力聚集在身体各部位的末稍,使它大。你想想,若是我的头在你花房中膨起,将整个花心顶进壁内,此时马眼正对着花心口,其他地方又密密实实,男就可互相交流,那会有多畅快?”

 廖庆海拉着骆冰趴伏在自己身上,散去功力,继续说道:“这门功夫和我师娘的”锁诀“同为本门合体双修的心法,要互相配合运用,藉着合时互作纳。

 你吐我,你我吐<骆冰滛传>
上章 骆冰滛传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