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骆冰滛传 下章
第八章
蒋四嘴里嘟嚷的道:“这大热天,十哥你好兴致!我回去睡觉去…”说完和章进转回前寨不提。厨房里,骆冰一颗心糟糟的。

 去?还是不去?去了势必再受辱,而自己已经决心要力守贞节,不去嘛!要是传了开来,自己有何面目见人?还连累丈夫受人笑,一时间真是难以决断。

 突然,眼前浮起了章进丑陋狰狞的面貌,银牙一咬,暗中决定道:“就这最后一次,去跟他说个明白,以后若要相强,大不了一死!”

 回到屋里,文泰来和金笛秀才已穿扎停当,余鱼同戴了一顶大斗笠,用一条黑巾将面目遮起…骆冰对着丈夫道:“对不住!大哥,十四弟,我有点不舒服,还是不去了,免得耽误你们。”说时避开余鱼同炽热的眼光。文泰来闻言只得作罢,和金笛秀才连袂离去章进回到住处。

 看蒋四转身走去了茅房,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,打开随身葫芦,将其中白色粉末尽数倒入,摇了摇,嘿嘿的道:“今你要是不识好歹,叫你尝尝这”一“的滋味!”说完向着后山急不可待的飞掠而去。

 这恶驼子何来这种毒之物?原来有一,在山下他撞见山寨的一个小头目正在一个村姑,被他看出异状,问之下,发现用了此物,那小头目为求饶命,献出仅余的两包。

 被章进收起这章进自从在义嫂身上尝到女体的美妙之后,情大变,脑子的,再不是往日红花会中忠义配天的十当家了!

 景物一点都没有变,昔日风的那块草地,痕依旧,似乎仍可看到两人时掉落的发。

 驼子已来了快一个时辰,还不见骆冰踪影,正当他焦燥难安,怒火上扬时,骆冰已在不远处现身,章进迫不及待的奔过去,紧紧的搂住义嫂,喃喃的道:“好四嫂!你还是来了!”

 骆冰神色冷漠地说道:“十弟!上次也许我没有跟你说明白,我们不能再做对不起四哥的事,今天我就许了你最后一回,往后你再纠不休,我就是死了也不会从你!”

 章进只要她答应,那还管得到以后,闻言一迭声的应道:“一定!一定!”说完就将骆冰按倒在地上,解她衣裳。骆冰说完要说的话之后,似乎也放开了,任得章进将她剥的赤条条。

 只见那白脂似玉的躯体,在枝叶中的阳光照耀下,高耸,晕胭红凸起,立,小腹漆黑一片,长长的错落有致花瓣虽仍紧闭,但是已沁出津津黏

 章进握着具,在口慢慢地来回研磨,强忍着内心的冲动,他已打定主意,今天一定要好好享受义嫂丰腴的体。

 骆冰感到一坚实火烫的具在自己口滑动,有时明明头已挤开了花,刺入道,却又一下退出,时而又触到感的蒂,挑逗得她蛇扭,口中呢喃地呼道:“十弟!别…再…再逗了…给我…快点给…我嘛!”

 章进看她的样子,知道她已情大动,便身一具尽而入,伏身一口咬住一只大用力的咬扯,一阵狂,数百下之后直得骆冰猛冒,一个哆嗦了身。

 驼子被热淋淋的头上一浇,再也忍不住,快几下之后,紧顶着子来。此时,道还在一下下的搐着,刚半软中的具又渐渐抬起头来,骆冰媚眼如丝地看着章进,张开大腿圈向驼子后背,肥白的股主动缓缓摇耸起来。

 还在啃咬头的章进,瞄见义嫂红滟微张的双,忆起当厨房中吹箫的美感“啵!”的一声,拔出向骆冰嘴边,说道:“四嫂!快过来!”

 骆冰看那直昂昂的茎上沾,腥味扑鼻,头一偏啐道:“恶心死人了!擦干净再来!”驼子硬是不依,两人正拉扯间,远远传来蒋四的呼叫声,慌得两人念全消。

 匆忙着衣,章进告诉骆冰道:“呆会儿看我眼色行事!”说完眼珠一转,快手扒下骆冰外衣,往树枝上刮划数次后,再叫骆冰穿上。

 骆冰已吓得六神无主,只能猛点头。原来铜头鳄鱼从茅厕出来时,正好一眼瞥见章进奔向后山的背影,嘴里嘟哝地道:“看风景嘛!十哥急个什么劲?”

 自入房间午睡也许太热了,翻滚了许久一直无法安眠,不觉坐起道:“山上一定凉快些!找十哥去!”

 看明明循着章进的方向找来,却遍寻不着,不由沿路开口呼叫,正着急间,听到左前方传来章进回应道:“老十三!我们在这里!”

 奔到近前,发现骆冰云鬓<骆冰滛传>
上章 骆冰滛传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