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骆冰滛传 下章
第六章
骆冰望着廊檐外的雨幕,喃喃自语道:“还是不去的好!这样迟早会闹出事来,等雨停了到前面看看廖嫂子去!”

 牙烈的摇动着,震得遮帘上的缨络甩摆跳动不已,兰花女侠岑雪宜高翘着肥大的圆,扯着枕头正“唉呀!唉呀!我不行了!大巴哥哥!你真狠!”的叫着,一黝黑怪异的具,由背后狠狠的在秘里进出,水溅得两人的大腿淋淋一片。

 男人边耸动着股边说道:“刚才跟你说的事,记住了没有?一定要在红花会那群人回来之前办妥,它红花会我不惧它,只是人多碍事,你若听话,事成之后我带你去看杰儿、惠儿。”

 岑雪宜此时刚在一次高下丢了,浑身软绵无力,闻言只是“嗯…”的回应着。背后的男人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,抬起右手中指对准了兰花女侠的菊花蕾“突”的一声直没而入。

 还沉醉在高余韵中的岑雪宜“啊呀!”一声长呼,雪雪呼痛起来,嘴里妮声的道:“狠心的哥哥,人家不是在他们来的第一天,就答应你要想办法吗?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嘛!

 骆冰冰清玉洁,寻常又不四处走动,实在很难下手。”说完眼睛眯成一线,檀口微开,道和门传来阵阵的搐,已美得说不出话来。

 男人的动作不停,嘴里“哼!”的一声说道:“那个蹄子,别人不知道,这几天她在干些什么事儿,我可了如指掌。”

 说完突然噤声,对着岑雪宜一打手势,抬起她一条雪白的玉腿,使得门大开妙处毕,然后具,卖似的挑、躜、研、磨起来。

 骆冰看雨势稍停,便缓步向着中庭走来。天目大寨分为三进,前进除了聚义厅、演武场外,围着这两处地方成ㄩ字形向着寨门,建有高高的两层房舍,是弟兄们歇宿的地方。

 中庭则是怪手仙猿夫妇和姬妾及几个大头目和他们的家属所住之地,占地最广,四周花园、水池、凉亭,无所不包。

 说来这廖庆山颇有侠名,一双“巨灵掌法”远近驰名,加以轻功极佳,可在山涧峭壁上纵跃自如,因此搏得“怪手仙猿”的外号,人也颇正派。只是不知因何缘故,从三年前起,就广蓄姬妾,夫人兰花女侠也开始甚少面。

 且说骆冰来到廖氏夫妇屋外,刚一踏上回廊,就听到一阵语传来,她是过来人,怎会不知内里在干些什么?转身调头就走,脑中寻思道:“廖大哥他们也真是的,大白天就作起这事来!”

 她也没有想到,自己何曾有过顾忌?行没两步,熬不住好奇心的引,在几次行又止之后,一看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,便轻轻地走到窗下,就着窗牖的隙朝里望去,一看之下眼睛再也舍不得离开,脑中飞快的寻思道:“天啊!

 世间竟有如此奇怪的物?从不知道男人的东西都不一样,这几看了十弟和十四弟的,才知道原来长短细各有不同。

 大哥的比起来已经大很多了,廖大哥的尤其不同,黑黝黝的好像贴了什么在上面?又这么,要是进自己的不知道是何滋味?”

 想着想着,水一股一股的出和着经血下的马巾都透了。此时,只听到兰花女侠长长的一声呻,全身软瘫了下来,从口处可以见到,和具紧贴看似密不透风之处,硬是挤出了源源的水。

 廖庆山“啵!”的一声拔出尚未具,含深意的向着窗户方向抖了几抖,伸手准备穿衣。骆冰再也不敢逗留,转身飞奔离去…***

 时间已经过午,文泰来等四兄弟仍然意兴发的在高谈阔论,蒋四说到有一次,和余鱼同合力诛杀桐柏双熊的往事,更是口沫横飞,站起来比手划脚,讲得活生活现:“那次要不是十四弟一脚将章大熊临死击来的铜槌踢开,的!

 俺蒋四还能站在这里和兄弟们说话吗?十四弟!你真是俺的救命恩人,这回你又冒死救了四哥。众兄弟都好生敬佩。”

 余鱼同闻言只是淡淡的一笑,文泰来看他意兴阑珊的样子,只当他是发现自己俊俏的面容已毁,心里难过,不由温声说道:“十四弟!

 听说天山雪莲有死肌重生的效果,你为我成这样,等众兄弟一回来,我一定禀明总舵主,到天山去一趟,务必把它找到,替你治疗。”

 其实金笛秀才的心里一方面在挂念骆冰,一方面暗恨自己不行,但是他又认为那是因为在伤病中的缘故;同样的,驼子章进也是心神不属,自从那天被奔雷手打断好事之后,这两天又不<骆冰滛传>
上章 骆冰滛传 下章